应对日益复杂、严峻的国家安全问题

2019-06-14 15:02

大陆问题专家梁国梁对台湾“中央社”表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担任国安会副主席是相当合理的事,因为假如将来要颁布紧急状态令的话,需要总理颁布。

香港《文汇报》指出,关于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人事安排,习近平出任主席,符合外界普遍预判。而由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二、三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任副主席,凸显了这一机构前所未有的高规格和重要性。

台湾《旺报》指,从中央国安委正副主席来看,国安委的规格又高于其他中央领导小组,加上又设立“常务委员”,国安委未来对国防、外交、公安、国安、外宣等部门,甚至国务院各部委,都可能透过“协调”达到“调度”的目的。

台湾《中国时报》26日文章指,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完善改革顶层设计,在一口气发布“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及“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高层人事后,中央政治局作为权力核心机构主轴,辅以国安委主导重大安全战略决策,深改组统筹改革,至此,习近平重构中共决策顶层战略设计“一轴两翼”就此成形。

有关专家指出,原有的国家安全事务体系和机制越来越不能适应新形势的需要,中国亟须一个超部门、权威性的机构,从国家整体利益出发,来协调国内多方力量,高效工作,应对日益复杂、严峻的国家安全问题。

香港《大公报》刊文指出,与中央深改组类似,国安委亦由多位政治局常委领衔。总理李克强在担任深改组副组长的同时,又出任国安委副主席,显示了他在新一届领导集体中的重要地位。身兼中央港澳事务小组组长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也担任国安委副主席。全国人大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许多涉及国家安全的重大事项如宣布紧急状态、战争状态、总动员等,都需要人大决定。张德江的参与,更有助于提升国安委的权威。

在分析国安委主席和副主席名单时,《文汇报》援引专家分析表示,主席和副主席由如此高级别领导担任,是国家安全委员会自身的地位和作用决定的。

《文汇报》指,从全球范围内看,很多国家都设立有国家安全委员会或类似机构,以协调其各部门处理国家安全事务。而中国现有的中央外事、国家安全、反恐怖等工作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难以作为国家安全事务的核心机构去跟踪、分析和协调日常事务,也缺乏足够的人力、资源来应对重大突发性应急反应,以及制定、协调、监督实施综合性的国家安全战略。

专家指出,国安委是为了确保国家安全、制定国家安全战略的顶层运作机制,其主席一定是国家最高领导人,同时行政部门和立法部门领导人也必须是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重要成员。从昨日公布的主席和副主席名单看,其安排完全符合其定位和职责。

该报指出,国安委统筹战略全局,深改组总揽全面改革。政治观察家指出,深改组与国安委并驾齐驱,像一体两面,分管改革与国家安全,可看出在习近平眼中,改革与国家安全,都将成为本届领导层未来几年执政主要议题。

《大公报》指,国安委此次设立常务委员,表明其决策和议事将是经常性的,以提高决策效率。这也符合国家安全事务的特点,可以针对突发事态及时迅速作出反应。同时,国安委在常委之下,还设有若干委员,这则是体现了国家安全涉及范围大、涵盖面广的特点。

香港《大公报》25日刊载《国安委架构凸显高效权威》一文,文章指,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新设的两大机构即中央深改组和国家安全委的机构及人事布局均正式落定。由于这两大机构都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亲自掌舵,且掌握了涉及经济、党建、纪检、政法、外交、军事诸多领域的决策权,因而两机构的启动运作,将对中国现行的权力运行机制带来重要调整。

台湾《旺报》指出,从深化改革小组的人员配置来看,19名中共高层中有10名政治局委员,其中包括4名常委。如此高规格的人员名单意味着,在大陆国内改革领域,深化改革小组将占有最重要的决策权。而国安委则是由三大权力机构一把手组成,仅仅从人事配置上来看,国安委与深改组将是并驾齐驱,分管国家安全与改革领域。

美国《世界日报》24日也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入列显示,国安委未来可能需要全国人大的配合,进行相关立法,尤其是在突发情况下作“紧急立法”。

文章说,国安委的常务委员料将主要有负责外事、军事、政法等工作的国家领导人来担任,而委员则主要有相关部门的部级官员担任。这一由习近平执掌的高层机构,势必将在统一国家意志、完成重大决策、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发挥强力作用。

文章说,当今的国家安全包括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除了军事、外交、情报、警察、安全等部门和工作之外,海洋权益、金融、信息化和互联网等都直接关系国家安全全局。将相对广泛的部门纳入国安委框架下,是构筑“大安全”的体现。